凯旋娱乐官网-总统卸任后做啥?奥巴马和克林顿的“后白宫生活”

  奥巴马和克林顿退休都做些啥?揭开两人的“后白宫生活”

  【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刘皓然】2020年总统大选启动以来,对特朗普政府长期不满的民主党籍前总统“火力全开”,并在17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达到高点。虽然奥巴马夫妇与克林顿夫妇离开白宫已久,如今发表讲话影响力犹在,这让人不禁对他们的“后白宫生活”产生好奇。

    资料图:前美国总统奥巴马。

  奥巴马:从未真正离开

  卸任之后,奥巴马一家就在首都华盛顿买房置业,成为自威尔逊总统之后第一位“留守”华府的前领导人。不过,这一安排最初主要是考虑到女儿上学方便。据美国《人物》杂志称,奥巴马的“退休”生活总体还算惬意:他致力于个人基金会的经营,实现了成为“电影人”的梦想——在知名流媒体公司“奈飞”的协助下,成立了属于自己的“高地制片公司”。不仅如此,他的有偿演讲报价更是屡创业内新高,比如2019年在哥伦比亚的一场商务论坛活动中,他的“出场费”据称高达60万美元。闲暇之时,他也会去打高尔夫放松。

  然而,面对特朗普时常的攻击、抹杀他的政治遗产,奥巴马在美国政坛似乎从未真正淡出。据报道,他在任期内最后一次发布会上曾表示自己卸任后无意“积极参与政务”,除非国家出现以下三种情况:“体制性的歧视”“民主投票受到阻挠”以及“新闻媒体与异见者的声音遭到干扰”——这似乎也为他之后的反击埋下伏笔。

  随着美国2020年接连发生新冠疫情、黑人权益运动两大乱局,奥巴马逐渐从幕后走上台前,对特朗普的批评也愈发不加掩饰。美国《纽约时报》称,尽管拜登在参选早期并不想沾奥巴马的光,但后者几乎是在不遗余力地予以支持。今年4月,奥巴马不惜将炮口转向整个共和党,称占领白宫和参议院的人“更注重权力、而非国家进步”。除了声援与背书,奥巴马经常会亲自参与“指导”,比如为拜登提供有关人事和信息传递方面的建议。有一次,他甚至直截了当地指出拜登的“短板”,建议他“精简演讲稿和推文长度”“访谈中说话干脆些”等等。他还邀请领英、谷歌等互联网巨头的“掌门人”为拜登的线上竞选工作出谋划策。如此有分量的“顾问”亲自下场,令拜登团队的不少工作人员都表示“压力山大”。

  米歇尔:“空巢老人”快乐多

  今年年初,美国前“第一夫人”米歇尔在接受脱口秀女王奥普拉的访谈后,曾被媒体戏称为“空巢老人”——她的女儿玛利亚和萨莎已“离巢”上大学。老母亲对此曾一度深感不适,她表示自己和丈夫没少为此“掉眼泪”。

  不过在适应了“空巢”生活后,米歇尔很快发现了新生活的乐趣:除了与丈夫一起经营制片公司外,她还成了“网红”——分别在Instagram和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上开设节目,分享自己的成长经历和生活经验。她还曾“秀恩爱”称,随着回归二人世界,二人当前的亲密无间是之前忙碌时所体验不到的。

  卸下“第一夫人”的身份后,米歇尔以自己的方式针砭时弊,显得愈发接地气,美国Vox网站认为,这种与普通民众的“连接感”正是米歇尔在随丈夫离开白宫后也能让影响力不减反增的“超能力”。如今,米歇尔不再试图做一个完美的第一夫人,而是以“无公害”、甚至是“脆弱”的形象示人:她谈及流产往事,还在月初的播客上透露自己“轻度抑郁”。她把病因归结为疫情期间的隔离、不忍直视的种族冲突,以及特朗普政府的“伪善”。她讽刺说,“看到本届政府的表现就感到沮丧”。这期播客获得美国社会的广泛共鸣,有调研显示,米歇尔的症状在1/3的美国人身上都有所体现。作为盖洛普民调中连续两年“最受美国人欣赏的女性”,米歇尔在民主党大会上的演讲也备受关注,她鼓励大家为拜登和哈里斯投票,甚至意外带火了演讲时佩戴的“投票”项链。

  米歇尔离开白宫后堪称名利双收。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报道,奥巴马夫妇2019年净资产预计在4000万至1.35亿美元之间,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卖书的收入:米歇尔的自传《成为》荣登2018年畅销书排行榜榜首,由于该书名气太大,商家甚至推出20多种周边产品,今年5月还推出同名纪录片。此外,米歇尔也从事有偿演讲,虽然出场费不如丈夫,但单场叫价也在20万美元以上。有财务专家估计,奥巴马夫妇的“后总统时代”可创收数亿美元。

资料图:美国前总统克林顿。 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

  克林顿夫妇:能挣的钱都“挣绝了”

  前总统克林顿夫妇在卸任公职后早已“放飞自我”,在各类有偿活动中赚得盆满钵满。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此前曾估算,在离开白宫后的15年间,夫妇二人挣了至少2.4亿美元的资产,且在全美多地拥有房产。

 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,克林顿曾“谦逊”表示,出席商业演讲是其家族的“主要收入来源”。但略为尴尬的是,克林顿前两年已经面临“财路断绝”的窘况。原来,能请得起他的机构大都已经邀请过他,而财力有限的单位又“望而却步”;希拉里的演讲酬劳也急剧缩水,单场报价一度低至2.5万美元。于是,夫妇二人又开始热衷于“巡回演讲”,靠出售门票创收,把之前的商演从“零售”做成了“批发”。有媒体认为,克林顿夫妇也不只是为了“圈钱”,同时也是为保持一定的“存在感”。

  相比丈夫,希拉里的生活显得更加丰富多彩。继2017年出版了竞选回忆录《发生了什么》之后,她又和女儿切尔西合著《勇敢女性之书》。由于酷爱歌剧表演,媒体发现她在败选后还频繁出现在百老汇的剧院。与此同时,希拉里也保持着政治活跃度,亲自创办了新左翼政治组织“共同前进”,并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通过该组织向19名民主党众议员候选人捐款。在社交媒体上,她如今也俨然是美国的“意见领袖”之一。

  不过,相较于形象较为正面的奥巴马夫妇而言,各自牵涉丑闻的克林顿夫妇不时被过去的阴影所笼罩。希拉里2016年所牵涉的“邮件门”至今如影随形,前不久联邦法官还敦促她出庭留证;至于克林顿,在全球反性骚扰运动的大背景下,他不仅要不时出来对“拉链门”做出回应,甚至在民主党大会发表演讲之际,也被媒体爆出2002年接受爱泼斯坦案受害者按摩肩膀的旧照。

【编辑:郭炘蔚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